当前位置: 主页 > 风采当下 >澳门出品!《那一年,我十七》 >

澳门出品!《那一年,我十七》

点赞:289 时间:2019-05-22 阅读量:806

澳门出品!《那一年,我十七》

女主角看似斯文甜美,其实是女魔头,将陈俊杰玩弄于股掌当中

 电影版《那一年,我十七》是一个关于青春回忆的故事,虽然电影名与2014年上映的微电影相同,但故事却是另一段故事,只是保留了微电影部份角色及演员。电影讲述的是事业爱情均处于迷惘期的音乐人陈俊杰的故事,34岁时他自北京回到老家澳门,遇到儿时好友杨伟,谈兴渐浓时,便与他共同忆起17岁那年,与同学组织乐队参加音乐比赛的校园往事。虽然这次的电影版是一个全新的故事,但内里角色与微电影的故事仍是处于相同时空,可以视电影版为微电影的前传,主角陈俊杰的人物个性,由于人生经历没有太多,所以前后的性情亦有所不同,而且他在故事中受到女主角影响而促使自己改变的情节,也是引人入胜的卖点之一。

澳门出品!《那一年,我十七》

角色们穿上复古装束配合十多年前的时空背景

 2014由「澳门青年庆视澳门特区成立十五周年协会」(以下简称协会)统筹,由导演陈雅莉及一班本澳年青人拍摄的微电影《那一年,我17》以贺特区成立15周年公映,影片获得各方好评,及后更在澳门国际电影及录像节获得「评审推介奖」。然而因为资源所限,影片只能有45分钟,在首映过后,陈雅莉率领团队继续跟进影片的发行及后续工作。希望连接内地更多产业平台,把澳门青年的原创力量让业界认识。

澳门出品!《那一年,我十七》

主角们仍然是ROCKKID

 《那一年,我17》的製作团队是一批80、90后的本澳年青人,是过去十多年来在特区政府的培育下成长,对未来事业充满理想和冲劲的新一代,而他们正自发性地计划将《那一年,我17》打造成为更专业,更有市场价值的商业电影,同时获北京及香港的电影製作团队协助,投资两百万元人民币在影片的製作以及内地发行、宣传方面,并在2017年回归17周年时,于全国各大影院上映。

获资深电影人讚誉有加

 该部电影入选首届澳门国际影展,并获选为藏龙单元之开幕片,影展藏龙单元意在发掘最新颖,最具特色的亚洲类型电影。而作为选片委员、曾担任四届威尼斯电影节主席的着名电影人Marco Müller在观看《那一年,我17》后作出的评价为:

“Emily’s film has given me the first ray of hope for intelligent mainstream cinema in Macao. ‬It is a commercial film with an artistic soul, ‬that never sells out to itself. ”

 同时《那一年,我17》亦入选由香港青年广场Culture@Maze亚洲青年电影节,成为该影节的开幕电影,将于12月与亚洲共13个国家及地区的青年电影共同于香港放映。接下来协会与《那一年,我17》剧组的成员将会再接再厉,继续尝试参加不同的影展。而电影剧组本身举行的公开首映,将会于2月举行,在本澳各大电影院上映。

澳门出品!《那一年,我十七》

本地及香港演员擦出新火花

演出阵容强大

 演员方面,依旧由本澳歌手彭永琛饰演主角陈俊杰;而女主角方面,则由香港新晋演员袁澧林饰演张铠妮,曾参演Viu TV《WEIU》及《三一如三》等剧集的袁澧林,在电影中一改斯文甜美的一贯形象,化身为一个女魔头,令观众眼前一亮;另一名令人意想不到的演员,则是香港组合C-all Star成员吴祟铭,他在电影中「奋身」演绎搞笑配角,完全没有偶像包袱,令导演陈雅莉大为讚许;另外,由于电影定下的时间为2000年,剧组便找来青春常驻的儿童节目主持人谭玉瑛姐姐及演员田鸡客串,希望能勾起当年大家当年放学必看到《闪电传真机》的集体回忆。除了阵容强大的外援演员,本地歌手马曼莉亦继承前作品的角色继续担任重要角色,更找来本地4人长气组合「花漾壮男」作为电影的搞笑角色,令电影的内容更加老少咸宜。

澳门出品!《那一年,我十七》

主角们在现已结业的BAND友圣地LMA演出

导演的话

 「《那一年,我十七》是一个关于青春回忆的故事,17岁的我们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大人,很多事情都能由自己控制,那时候的我们渴望成长但其实又害怕成长,无论谁也好,都有着自己的17岁,那一年,也许我们年少轻狂,也许我们埋头苦读,也许我们初次恋爱。每人都各有不同,而我总想拍一套属于澳门人的青春电影,故事里的角色也许没有可歌可泣的爱情,也没有轰轰烈烈的反抗,平平淡淡似有若无的经历,却影响着他们的未来与成长。我眼中的澳门人也是这样的,不反抗,不拒绝,不表达,但一点点地慢慢改变着。

 澳门的电影尚在起步阶段,年轻人在政府的支持下慢慢成长起来,《那一年,我十七》就是成长的见证,我们从短片开始,经历两年的磨练成为真正的电影,在此感恩在电影路上给予帮忙的前辈与朋友。

 澳门的电影会怎样发展?我的电影路会怎样前进?当下并不知道,但如电影的何子健所说一样,『不要想,只管做』。我想这也是当下年轻电影人的唯一方向。」


文章转载自《疯》杂誌

原文网址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