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现状VR >老子庄子不一样 >

老子庄子不一样

点赞:414 时间:2019-05-22 阅读量:655

老子庄子不一样

Photo from Wikidepia

游于道/善用道

《庄子‧秋水篇》中有一段故事,说惠子(惠施)在梁为相,庄子到梁要去见惠子。有人跟惠子说:「庄子来,是要取代你为相。」惠子担心了,就派人在梁国境内三天三夜大搜庄子的行蹤。他们没有找到庄子,庄子自己按照计画来见惠子。见了面后,对惠子说:「南方有一种叫鹓雏的鸟,你知道吗?这种鸟,从南海起飞,一路飞向北海,沿路只停栖在梧桐木上,只吃竹子的果实,只喝甘美的泉水。在鹓雏飞行的路上,有一只猫头鹰捡到了腐烂的老鼠尸体,发现鹓雏从牠头上飞过,就抬起头来看着鹓雏,威胁地发出:『吓!』的声音。唉,现在你就是为了护住你的梁国,而要『吓!』我吗?」

《庄子‧秋水篇》的另一段故事则说,庄子在濮水边钓鱼,楚王要来拜访他,先派两位大夫前行转达:「希望将楚国的国政託付给您。」庄子手里拿着钓竿,头都没有转过来,就说:「我听说你们楚国有一只神龟,已经死了三千年,楚王特别把牠小心翼翼地包好藏在小竹箱里,供奉在庙堂上。你们觉得这只龟比较喜欢死了留下骨头得到尊贵待遇,还是宁可活着在泥里摇尾巴呢?」两位大夫回答:「应该是活着在泥里摇尾巴吧!」庄子就说:「那就去吧,别烦我,我还要在泥里摇尾巴呢!」

这是庄子对待政治权力的基本态度。别人努力想要争取,随时担心失去的,看在他眼中,那是「腐鼠」,根本不值一顾,遑论要抢夺或保护。权力和权力带来的地位,在他看来只是窒息一个人的自然活泼生命,把他桎梏关在一个不是由他自己决定,也必然违背他本性的牢笼里。

老子就不是这样看权力的。老子和庄子都以「道」为本,都相信在所有现象变化之后有一套自然的规律,为其真宰;也都相信最重要的是明了「道」的存在、追索「道」的规律。但两人的相同之处,也就到此为止。

在庄子,明了了「道」,于是能洞视我们执守的许多价值,其实源自于狭窄的自我中心眼光,那幺我们就能看清楚不是所有人、所有动物都想要「腐鼠」,就可以不必陷入那些外在的标準,自在地活着。

在老子,了解了「道」,是为了将「道」拿来运用在处世与安排权力上。

庄子了解了「道」,就必然有避世的态度。世俗的权力、享受、安逸,一般人汲汲营营计较的,其实不过就是猫头鹰嘴里咬的一只臭掉的老鼠,我们干嘛跟着人家去计较去争夺呢?老子了解了「道」,则採取了一种弔诡的态度──取得权力、保有权力最好的方法,就是好像没有权力,好像不在乎权力一样。

了解「道」的人,比不了解「道」的人,可以更有效地取得权力、运用权力、保有权力。

庄子了解了「道」,就必然有避世的态度。世俗的权力、享受、安逸,一般人汲汲营营计较的,其实不过就是猫头鹰嘴里咬的一只臭掉的老鼠,我们干嘛跟着人家去计较去争夺呢?老子了解了「道」,则採取了一种弔诡的态度──取得权力、保有权力最好的方法,就是好像没有权力,好像不在乎权力一样。

本文摘录自《乱世里的南方智慧:老子》第一章

相关文章